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学*书法如何入帖,如何出帖?

发布时间:

学*书法如何入帖,如何出帖?
人帖、出帖是学*书法的两个专用词。人帖主要指通过 对某一家、某一帖的临摹学*,对其用笔的规律和结体的法 则有比较深人的认识,对其形质和神韵能够比较准确地把 握,可以说是已经学得很像了。出帖则是在人帖基础上,将 所学之物消化吸收、融汇贯通、为我所用。这时字的形态已 不为原帖所囿,但精神实质仍和原帖有着实际上的师承和亲 缘关系。 对某一个特定的人临*某一本帖,先人帖、后出 帖是两个不可颠倒的学*阶段.当然临写到一定程度后,临* 同一本帖也可以几进几出或常进常出。学*阶段不同,取舍 内容各异,人帖、出帖也就不好区分先后了。 对人帖、出 帖比喻最形象的,莫过于已故书法家费新我先生。他借用“不 入虎穴,焉得虎子”这一成语,形象地把“人帖好比既入虎 穴又得虎子,出帖是得了虎子,还能退出虎穴”(茹桂《书法 十讲》)。如果将费老的比喻进一步推而广之,是否可以做这 样的解释:学书法不知临帖,是想得虎子不知找虎穴;不知道 学哪家的帖为好,是不知道哪个虎穴有虎子;学帖不得要领, 只求表面,不深究其理是进了虎穴,找不到虎子;死抱着某一 家某一派不放,不敢向前迈进一步是找到了虎子,出不了虎 穴;能够出帖的则是既人虎穴,又得虎子。 入帖 先说人帖, 初临某一碑帖往往不知如何下手。不少朋友十几年甚至几十

年挥毫不止,“五日一笔,十日一墨,领袖若皂,唇齿常黑” 仍在帖外徘徊,这种情况不在少数。那么如何才能入得帖去 呢?我以为有以下几点应该注意。 一、有决心有恒心,有充 分思想准备 明代倪苏门在《书法论》中,形容初学阶段的 艰难时说:“此段功夫最难”,“如触墙壁,全无人路”,必须 “心愈坚,志愈猛,功愈勤,无休无歇,一往直前,久之则 心手相应。”俗话说万事开头难,无论选择某一种书体或某 一种字帖临*,即便天赋条件再好,学*较刻苦的,恐怕也 得二、三年时间才能人门。如果不是全身心地投人,只是蜻 蜓点水式的浅尝辄止,人门则几乎是不可能的。书法的法则 深藏在古人法帖之中,欲与古人沟通消息,只有一条道路可 走,就是临摹。如果耐不住寂寞,经不住考验,千万别选这 个行当,到头来也只是徒费光阴耳。 二、选好突破口,切 忌见异思迁 倪苏门在其《书法论》中又说:“必须取古之大 家一人为宗主,门庭一定,脚根牢把,朝夕沉酣其中,务使 笔笔肖似,使人望之即知是此种嫡派。纵有誉我、谤我,我 自不为之动”。清代王澎在《论书剩语》中说“*古人书, 必走专精一家。至于信手触笔,无所不似,然后兼收并蓄, 淹贯众有。”现代潘伯鹰先生所著的《书法杂记》中说得更 明白“有志者可以到书店去选择所喜爱的一种楷书。(注意: 只是‘一种’!)从此便专心学下去。如若有年老的书家前辈 陪去更好。于此有最重要的一语,即是选定之后,万万不可

再换来换去。初学写字最易犯的病,同时也是最绝望的病, 即为换来换去。这样不如不写。总之,必须坚决拿一家作为 我的看家老师。” 古人之所以强调人帖“先宗一家、固其根 本”,站稳脚根后再扩大战果,大体上有以下二个原因: 1, 寻找规律。临帖的目的是探索书写的法则,掌握结字和运笔 的规律,而这些法则和规律是历代书法家所共有的。沈尹默 先生在《学书丛话》中说“写字必须将前人法则、个人特性 和时代精神,融合一气,始成家数,试取历代书家来看,如 锤、王、郑道昭、朱义章、智永禅师、虞、欧、褚、颜、柳、 杨凝式、李建中、苏、黄、米、蔡、赵、鲜于、文、董诸公, 不但各家有各家的面目,而且各人能表现出他所处在的时代 的特殊精神;但是他们所用的法则,却非常一致。”这就说明 了从历史上的每一位书家的作品中,都可以学到书法的法 则。那么学书者在择师的问题上,看准一人即可,没有必要 今天找张三,明天换李四。2,寻找方法。学书者在方法上 只有选择最佳途径,才会获得更大的成功。我们把学书法比 做攻打一座城池,是集中兵力选择一个突破口攻进城去呢, 还是*分兵力,今天这里进攻一下,明天那里进攻一下,非 要把大部分城墙都推倒才进城不可呢?我相信绝大多数人是 会选择第一种方案的。 开始选帖就比较准确,确实适合自 己的实际情况是最好不过的。要求每个人都一次选准,不得 中途更换也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。初选失败,马上改换一本

临*也未尝不可、第二次选择要更加慎重、稳妥才是。频繁 换帖历来是初学书法之大忌。 三、摆正“我”与帖的位置 初 始临帖,必须摆正学*人和帖的关系。既然选了帖作为老师, 就要老老实实地学、恭恭敬敬地学。有些人则摆不正这个位 置,选帖对他来说是故作谦虚,不是请帖给他当老师,而是 他给帖当老师。从选帖那天起就不服气,不准备临*之或不 准备完全临*之。只见皮毛就指指点点,临*起来也是有保 留、有条件、有选择的。这样的自我意识,如何能学得进去 东西?不要说学*书法不行,学其它任何技能恐怕也都是不可 以的。因此,临帖前如果带上框框,就会由于自己的偏见而 堵死了自己的路,正如唐代孙过庭《书谱》所云“好溺偏固、 自阂通规”。 历来的书家在临帖的问题上强调“无我”。这 个无我不是让人没有想法,没有主见,抱残守缺,而是在没 有彻底了解情况之前,先无条件地、无保留地学*。在没有 弄清“梨子”什么味道之前,先尝尝再说。扬弃古人之不足, 有目的、有选择地汲取古人之精华是必须的,但这种鉴别、 取舍能力是建立在对所临碑帖深人认识基础之上的,只有通 过不断地、广泛地临摹实践才能得到真正的鉴赏能力。 四、 找个好“向导” “向导”就是领人人门的老师。俗话说“师 傅领进门,修行在自身”,可见领进门还是需要师傅帮助的。 自学成才者有之,但自学成才并不是不要老师,凡是自学成 才者,都有高师在后面。我认为,学*书法埋头用功是必要

的,但抬头问路更是关键所在.一个初学者按照字帖中常附有 的点画基本写法“线路图”去练*,不能说没有收获,对大 多数人来说可能收效甚微,甚至几年徘徊于门外而失去信 心,以至半途而废。如在这时找个老师指点就比较便当,起 码来说也要请个“向导”问问路,才不至于走瞎道。一般地 说,每个人学*书法都有一个艰难的人门阶段,当然老师也 会有同样的经历,他最了解初学者的苦衷。他能把自己积累、 摸索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经验传授给你,这些间接的经验有 可能一下子使你抄*十几年甚至几十年,这个账是非常明白 的。 出帖 再说出帖。一般地说临*某一家某一派学得外形 上像了,用笔的方法掌握了,对该帖的面貌、风格、神趣有 了比较深人的理解和把握.能够按照临*的字拼凑一些作品 了,而这些作品不失原帖风貌,已经是“雅有门庭”了,应 该说某人基本上人了某一家某一派的某一帖了。学到这个程 度可以“依照葫芦画个瓢”了。如果只停留在这个水*上, 就做了别人的奴隶,真的没了自我,在别人家里过活如何能 自主门户呢?因此必须走出来另起炉灶,这就是出帖。 出帖, 首先必须具备人帖的功夫,对于一个没有人帖的人来说,不 存在出帖的问题。欲出帖,首先检查一下自己真正人帖了没 有,是否真有虎子在怀。一般地说,对虎穴内部情况了解得 越深人,出虎穴也就越便当。 首先,出帖之初进人遗貌取 神阶段。把临帖的注意力从字的点画结构逐渐转移到精神、

气韵、意态上来。明代董其昌在《评法书》中说:“临帖如骤 遇异人,不必相其耳目手足头面,而当观其举止笑话,精神 流露处,《庄子》所谓目击道存者也。”他的这一段话,就是 针对学书者取神阶段的临*讲的,一个字,乃至一行字为什 么生动,为什么有精神,是什么原因使其活跃起来。这其中 必然有个能使其兴奋的关节点,或称险要处。比如一个“之” 字,我们分析它的结构,发现之字的上点就是一个关节点, 之字的折画和捺画只有和上点呼应得好,字才会有精神,而 且之字的上点与之字的折画、捺画的关系位置是有规律可寻 的。掌握了这一点,你在发挥时,无论怎样变幻之字的形体, 也不会失误,也不会无神。那么在“之”字上你就会顺利地 出得帖来。人们经常用王羲之写《兰亭序》时,二十个之字 面貌各异,来形容他书法的高明,我们还可以推测,如果他 的文章再长些,再写四十个之字还不会一样,因为他掌握了 之字书写的关节点,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“因地制宜”。 其 次,出帖还应“博涉多优”。如果觉得离开某家某派的拐棍 就不能走路时,可以有选择、有针对性地临*二、三种其他 人的帖。再请二、三位“帖先生”帮你走出困境。不必死守 一家,更不应有门户之见。可广泛地“串串门”,到其它门 户里转一转,看一看,用比较的方法看看不同流派的异同, 有利于克服片面性和局限性。 就以写行草书来说吧,临写 得比较拘谨的,可以临*宋代黄庭坚的《松风阁帖》和唐代

草圣怀素的《自叙帖》。通过对这些帖的临*,可以“遗编 绝简,往往遇之豁然,心胸略无凝滞”(唐怀素《自叙帖》), 对字形的变化处理胆子可能更大一些。同理,点画*淡、提 按不分的,可以临*宋代米莆的《虹县诗》和当代李一氓的 行书墨迹;结体*庸的,可临*五代杨凝式的《韭花帖》和* 代周慧焉的行书;章法散乱的,可临*晋代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 和*代费新我先生的行书;细弱无力的,可临*清代王铎的草 书和*代昊昌硕先生的行书;强悍暴烈的,可临*唐代陆柬之 的《文赋》和明代董其昌的行草书;混浊脏乱的,可临*唐代 褚遂良的《圣教序》和明代文征明的《赤壁赋》;盘绕生硬的, 可临*宋代赵估的《千字文》和黄庭坚的《诸上座帖》;甜熟 圆润的,可临*汉、魏碑休及龙门造像……如此等等。目的 是通过对一些与初临帖风格反差对比强烈的帖,就能明显地 暴露出在学一种帖的过程中,容易被忽视.被遗忘或把握不准 的部分。 总之,入帖与出帖是学*书法必经的两个阶段, 学*书法没有入帖和出帖的功夫一切都无从谈起。祝允明晚 年狂书《曹植诗手卷》箜篌引置酒高殿上,亲交从我游。中 厨办丰膳,烹羊宰肥牛。秦筝何慷慨,齐瑟和且柔。阳阿奏 奇舞,京洛出名讴。乐饮过三爵,缓带倾庶羞。主称千金寿, 宾奉万年酬。久要不可忘,薄终义所尤。谦谦君子德,磬折 欲何求?惊风飘白日,光景驰西流。盛时不再来,百年忽我 遒。生存华屋处,零落归山丘。先民谁不死,知命复何忧?

美 女 篇美女妖且闲,采桑歧路间。柔条纷冉冉,落叶何翩 翩。攘袖见素手,皓腕约金环。头上金爵钗,腰佩翠琅玕。 明珠交玉体,珊瑚间木难。罗衣何飘飖,轻裾随风还。顾盼 遗光彩,长啸气若兰。行徒用息驾,休者以忘餐。借问女安 居,乃在城南端。青楼临大路,高门结重关。容华耀朝日, 谁不希令颜?媒氏何所营?玉帛不时安。佳人慕高义,求贤 良独难。众人徒嗷嗷,安知彼所观?盛年处房室,中夜起长 叹。白马篇白马饰金羁,连翩西北驰。借问谁家子,幽并游 侠儿。少小去乡邑,扬声沙漠垂。宿昔秉良弓,楛矢何参差。 控弦破左的,右发摧月支。仰手接飞猱,俯身散马蹄。* 过猴猿,勇剽若豹螭。边城多警急,胡瞄数迁移。羽檄从北 来,厉马登高堤。长驱蹈匈奴,左顾陵鲜卑。弃身锋刃端, 性命安可怀?父母且不顾,何言子与妻?名在壮士籍,不得 中顾私。捐躯赴国难,视死忽如归。名都篇名都多妖女,京 洛出少年。宝剑直千金,被服丽且鲜。斗鸡东郊道,走马长 楸间。驰骋未能半,双兔过我前。揽弓捷鸣镝,长驱上南山。 左挽因右发,一纵两禽连。余巧未及展,仰手接飞鸢。观者 咸称善,众工归我妍。归来宴*乐,美酒斗十千。脍鲤隽胎 鰕,炮鳖炙熊蹯。鸣俦啸匹侣,列坐竟长筵。连翩击鞠壤, 巧捷惟万端。白日西南驰,光景不可攀。云散还城邑,清晨 复来还。




友情链接: